72岁拾荒老人抚养弃婴11年 因身体不好急寻孩子父母:娃可聪明了

2019-04-09 18:26:10来源:成都商报
字号:

拾荒多年,桑行岭的身体每况愈下。他今年72岁,有件心事令他寝食难安。

11年前,他收养了一名弃婴,取名桑万里,“希望孩子无忧无虑长大,行万里路。”但几年前,老伴去世,桑行岭称,他也随时可能倒下,“孩子不能没人照顾啊,我想在有生之年为他找到亲生父母。”

寻找未果。几日前,老人去了山东省菏泽市民政局,他想为桑万里办理孤儿证,以防自己突然离世,孩子失去生活保障。

11年前拾荒夫妇发现弃婴

身旁放171元现金和两瓶奶粉

拾荒拾得一男婴,对于一对靠捡垃圾为生的老夫妻来说,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。收养男婴11年后的今天,老人在谈及此事时,只感叹岁月不饶人,遗憾不能陪孩子长大成人。

“当时捡到他时,身旁还包着171元现金和大小两盒奶粉。”桑行岭向红星新闻回忆,2008年5月6日中午12时47分,他与老伴在河南省长垣县捡垃圾,警民路路北方向传来孩子的啼哭声。顺着哭声,两人发现,草丛旁有一个纸箱,里面躺着一个婴儿。

桑行岭向红星新闻提供的照片显示,当年孩子被包在红色襁褓中。桑行岭称,那时孩子在襁褓中挣扎,哭声很大。

2008年5月6日中午,循着啼哭声,老人发现了襁褓中的弃婴

抱起停不住哭声的男婴,两人不知如何是好,最后找人报警。随后,长垣县浦西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,与桑行岭夫妇一起将孩子送到长垣县民政局,但民政局与派出所都未能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。

“孩子太可怜了,又讨人喜欢。”桑行岭(签名时用“岺”)称,他们夫妇俩向民政部门提出申请,将孩子带回老家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刘楼镇任庄村抚养。这份申请落款时间是2008年5月12日,其中写明,“我和老伴郑书自愿代养,自代养之日起,小孩费用及一切生活费、护理费、医疗费、学费等,和民政局无任何关系。”申请书上另有两行手写字,“弃婴随身物品由代养人领取:1、现金171元。2、飞鹤奶粉大小各一瓶。”

弃婴随身物品有现金171元,飞鹤奶粉大小各一瓶

回到家后,桑行岭为孩子取名桑万里,“希望他无忧无虑长大,行万里路。”

老伴去后老人担子重了

“我身体不好,想找孩子亲生父母”

“每次有人问及他爸爸妈妈时,孩子就不吭声。”在提到万里时,老人忍不住哭了。他称赞孩子很听话,“他什么都不说,但其实什么都懂”。

桑行岭解释,尽管户口簿上写的是“养子或继子关系”,但是因他和孩子的年龄相差六十多岁,所以孩子叫他爷爷。

2017年,老伴的突然离世使桑行岭深受打击,身上的担子加重了不少。他既要为自己和孩子的生活找出路,还得早晚接送孩子上学,“孩子可聪明了,成绩从没有下过75分,他懂事着呢。”桑行岭告诉红星新闻,桑万里现在读五年级,他自己主要靠在街上扫地挣点生活费,“没办法啊,我又没有地种,现在一把年纪了,身体不好还要吃药……一个月有300元的工资”。

桑行岭告诉红星新闻,他去过菏泽市民政局五六次,“就是想要通过民政局的领导,找孩子亲生父母。”另外,还想办孤儿证,“以防哪天我突然走了,孩子也好有个保障。”

菏泽市民政局也曾就此事给了他纸质回复:桑行岭夫妇抚养桑万里10多年,且户口簿上显示桑万里系桑行岭的养子,根据政策,无法为其办理孤儿待遇。

5cac586d73c69.jpg

民政部门称,桑万里不满足办理孤儿待遇的条件

民政部门:

暂时无法办理,建议老人申请低保

4月4日,桑行岭再次来到菏泽市民政局,正好碰到了前来捐款的南京金陵商会会长邵建波。

邵建波向红星新闻回忆,“老人误以为我是工作人员。我出大门后就被老人拦下,拜托我看看他手中的材料。”老人很焦虑,发现自己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想要尽快为孩子找到亲生父母,或者办个孤儿证,“给孩子办一个维持生活的手续”。

邵建波表示,希望媒体关注此事,帮助老人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,“老人挺不容易的”。

桑行岭有三儿一女,红星新闻数次尝试联系均未果。老人说,一码归一码,他们都有自己的子女,还是希望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或者给他办个孤儿证。

4月8日,红星新闻致电菏泽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,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确有此事,但至今未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。“我们这边已经给过答复了,他孩子不满足办理孤儿待遇的条件。”他解释道,如果孩子有一天真的成了孤儿,当地政府肯定会给予临时救助,孤儿待遇也会很快落实。“我们的建议是,他可以给自己申请低保,这样孩子可以享受困境儿童生活保障,如此一来,每个月就有500元的生活补助了。”

(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实习生 王婷婷 受访者供图)

责编:彭宁铃

  • 路过